主页 > 论坛热门 >「门明明锁上了」教育役入住学校礼堂 >

「门明明锁上了」教育役入住学校礼堂

2020-05-28

「门明明锁上了」教育役入住学校礼堂

※本篇为【小柠檬】专栏投稿者真实经历,涉及个人观感,请斟酌阅读。

※内文人物皆以化名呈现。

感谢网友投稿7月小柠檬有奖徵文!小柠檬定期举办有奖徵文活动,除可获得奖金外,还有机会成为签约作家喔!

我是个教育替代役,教育役就是要到各校去服务,晚上在学校住宿是规定,而这次,我的住宿地点就是阴森森的礼堂兼校史馆。

「门明明锁上了」教育役入住学校礼堂


▲附图为示意照,内文与照片中人物和地点无关。(图/记者谢婷婷摄)

「第一次进来礼堂时就觉得怪怪的,有种阴冷的感觉从脚底往头部窜升,一阵鸡皮疙瘩,你看看我的手臂。」我停下脚步示意阿凯过来,他也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礼堂这里平时都不会有人来吗?都空蕩蕩的?」阿凯好奇的问。

「对阿!只有星期一早上才会集合全校的师生来这升旗,其他时间只有体育课、或是几个晚上有老师在这打篮球吧!你看这里有两个半场篮球场。」我边走边指向前方。

「你怎幺会住在这种地方啊!晚上一个人睡真可怜,需不需要我帮你壮壮胆?」阿凯四处张望,但一个人也没有。

「壮胆?你比我胆小吧哈哈哈。」我揶揄道。

阿凯是我好友,每次我请他帮忙,他都义不容辞。那天是第一天搬进学校礼堂住,需要打扫一番,我就找了阿凯来帮忙。

我们走向二楼的小房间,我拿出口袋的钥匙打开门,门前放了我早上才带来的行李,準备今晚入住这里。随后,我跟阿凯开始整理小房间,因为今天是假日,整个礼堂只有我们两个人。

我们两个边打扫边聊天,有说有笑的,突然听见楼下传来有人走路的声音

「你有听到吗?楼下有声音!」我好奇的问他。

「有啊!我以为只有我听到,正想问你呢。要不要去看看是谁啊?」阿凯说道。

「等等!我记得刚刚我们进来后,我有锁门阿!怎幺可能会有人会是学校老师来学校打球吗?」我纳闷的走出门口往外看,可是一个人影也没有。

「没有人啊!奇怪,应该是听错,我们还是继续打扫好了。」为了早点把房间打扫完,我们飞快的把积了两个月的尘垢给清除乾净,然而直到最后整理出一堆垃圾,才发现垃圾袋不够。

「阿凯,你能出去买一下垃圾袋吗?不够用,我继续在这把剩下的桌子整理完。」

阿凯答应了。我把钥匙及门禁卡给他,他就下楼去附近採买了。

于是,礼堂里仅剩我一人,其他什幺也没有,连阿凯关门锁门的声音都大到迴荡在整间建筑物里。我静静的拿起抹布往桌上擦了擦,突然又听见楼下有仓促的脚步声往这里来。我心想,是阿凯吗?怎幺可能这幺快就买到垃圾袋?最近的超商过去也要5分钟,而且阿凯对附近又不熟

我讶异他的速度如此之快,想说就等他上来吧,等了等却还是不见人影,只听到脚步声在门外十公尺转弯处停了下来。我顺势的转头看了看,突然两个黑影闪过,一阵鸡皮疙瘩又布满全身。

「门明明锁上了」教育役入住学校礼堂


★图片为版权照片,由达志影像供《ETNEWS新闻云》专用,任何网站、报刊、电视台未经达志影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又过了十分钟,只见阿凯开了门走进礼堂,带着垃圾袋上来,而我脸色发青。

「你刚刚有回来吗?」我问道。

「我现在才回来啊,怎幺了?」阿凯疑惑的问。

「我刚刚听见楼下有很大声的脚步声,就在门外,吓死我了,而且看到两个黑影」我紧张的说着,此时突然又有脚步声出现。

我赶紧念朋友教我的金光神咒,脚步声立刻就停止了。过了十秒,突然有两个黑影从门外的楼梯往上冲,却在进入门口的那一瞬间被弹得退开。只见黑影往后散去,我跟阿凯傻眼的对望,不知到底发生什幺事情,后来渐渐稳住心情,才开始讨论究竟怎幺回事。

「这里是不是鬼礼堂啊你确定你晚上要睡这里?」阿凯关心地问。

「能怎幺办?替代役只能住学校啊,我完了我。」

「刚刚真的很吓人,怎幺会这样?你不要要在门口贴张观世音菩萨的画像镇邪?」

事后我跟阿凯跑到大庙拜拜,向神明稟告此事,还跟庙方请了几个护身符保佑,戴了护身符后,就没有再听见可怕的脚步声了。

不过校园环境优美,加上师生都很热情的对待我,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想我应该会渐渐忘记刚搬进礼堂的那一天吧!应该吧

 

键盘小柠檬脸书社团 有奖徵文中!欢迎自由加入投稿,最高可获得奖金5000元,还有机会成为签约作家喔!

投稿办法 

可直接在社团PO文,或利用匿名投稿系统

键盘小柠檬官方噗浪来啰!

Plurk.com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