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生科新型 >晚期乳腺癌转移‧及早确诊对症下药 >

晚期乳腺癌转移‧及早确诊对症下药

2020-07-15

晚期乳腺癌转移‧及早确诊对症下药(槟城讯)晚期乳腺癌患者将出现较广泛的转移,患者的侧腋窝淋巴结团块已经固定,更可转移至身体其他部位的淋巴结(如锁骨上或对侧腋窝),此外亦可经血道转移肺、肝、骨、脑等组织和器官。一般的癌症判断并不能通过肉眼或病患的口诉断定,而是应从多方面的检验才能确定病患的病情。有些癌症会影响身体的其他器官,其中乳癌可能引起骨骼问题,病患可能面对长期性的腰骨疼痛,癌细胞也会扩散至患者的肝脏。所以準确的诊断能够帮助医生为癌患拟定正确的治疗方案,并能及早对症下药。可能引起骨骼问题“晚期乳腺癌患者的癌细胞将从内至外,逐渐破坏患者的乳房组织,导致患者的乳房周围出现红肿、腐烂、疼痛不堪等情况。”乳癌的治疗将以病情的轻重来决定,医生将通过手术及放射治疗去除局部的癌细胞;若癌细胞已遍布身体其他部位,医生则会採取化疗、激素、标靶药物等治疗法。详细检查判断病情癌症专科医生谢丽珍建议转移性癌患,或已出现骨折、疼痛癌患者,利用地诺单抗(denosumab,商品名Xgeva)来作预防。“若患者发现患上骨转移癌,就应该提早接受治疗以保护骨骼,减低或延缓发病率。”谢丽珍解释,医生将对乳癌患者进行胸部X光检查(CXR)、超声波、电脑断层扫描(CT Scan)、正电子扫描(PET Scan),以了解癌细胞是否有扩散或影响其他器官。“虽然专科医生接触的癌症个案多不胜数,但我们并不能仅从病患突然消瘦、失去胃口等外在条件就轻易判断他们的病情,而需要通过详细的检查,了解病患的状况后才做判断。”有时候我们会忽略病情,认为那是普通的疾病而不多加留意或治疗,拖延了治疗时间。“有些乳腺癌患者在发病初期,虽然发现到乳房周围出现肿胀,并且可能超过6个月或以上,但是因为没有出现任何疼痛感,因此没有寻医,等到确诊时却可能已经是末期癌症。”身体不适速求医因此,谢丽珍强调,一旦患者发现身体不适或有任何变化时,应及时到医院接受检查,而不是等到出现疼痛或流血等症状后才求医,那时可能为时已晚。“在众多检查中,我通常会选用电脑断层扫描,一种全身性的检查,同时了解大脑情况,因为癌症有时也会影响到大脑。待一切测试及报告证实患者的状况后,医生才会进行治疗,因此我常鼓励癌症患者一定要接受医生所建议的检查,以掌控患者的病况后才能对症下药。”新化疗药延长患者寿命谢丽珍医生表示,甲磺酸艾日布林(Halaven)是晚期乳腺癌的新化疗药,适合用于治疗曾接受至少2种晚期化疗药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该药物是由一种在日本海岸浅水海域发现的黑色软海绵(Halichondria Okadai)提炼而成。在接受Halaven治疗之前,患者应先接受以葱环类为基础和以紫杉烷为基础的化疗方案治疗早期或晚期乳腺癌。”一项以762名病患为样本,分别接受了Halevan及任何单药治疗(化疗、激素、生物或仅接受支持性治疗)的实验结果显示,接受Halevan治疗后的病患生存率平均是13.2个月,而接受单药治疗者平均生存率为10.6个月。由此可见,Halaven将有效延长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的寿命。联合用药提高疗效除外,帕妥珠单抗(Pertuzumab Perjeta)也是有效治疗HER2(人类表皮生长因子第二型受体)—阳性的晚期(转移性)乳腺癌药。Perjeta将与曲妥珠单抗—赫塞汀(Herceptin)(抗HER2疗法)和多西他赛(Docetaxel)(一种化疗方法)联合用药,尤其是那些为接受过抗HER2疗法或化疗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有808名局部复发、无法切除或转移性的HER2阳性患者接受Perjeta的药物测试显示,Perjeta的加入比仅接受赫塞汀(Herceptin)及多西他赛(Docetaxel)的病患生存率(12.4个月)多出了6.1个月(18.5个月)。总结测试结果,Perjeta的加入将有效的延长寿命及提高HER2阳性乳腺癌的反应。”TDM1有望成为二线治癌药谢丽珍医生说,除外,具有曲妥珠单抗类似的生物活性新型抗体药物—TDM1效果也显着,有望成为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的标準二线治疗药物。“一项由EMILIA进行,包含以往接受过曲妥珠单抗和紫杉烷类药物治疗的确诊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的女性患者研究显示,试验性新药曲妥珠单抗emtansine(T-DM1)在978例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患者中的耐受性较好,并明显延长无进展生存及总生存。研究结果显示T-DM1组和接受卡培他滨/拉帕替尼(XL)联合治疗的1年总生存率分别为84.7%和77%,2年总生存率分别为65.4%和47.5%。由于TDM1将直接对抗癌细胞,因此它的副作用比传统化疗少,常见为腹泻、手足综合症和呕吐。/良医‧报导:张月星‧2014.04.2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